霸王别姬

更新时间:2024-06-13 15:02:10

序:张三早先已领教过霸王的厉害,又见他如此凶狠地紧追不舍,这回不想再吃二茬苦头。情急间,拐向了通往村中那条大河的小道上。霸王因飞奔的太急,在拐弯处一时没法停下来,冲过去老远,然后拐回来再向张三的逃走的方向急追,三拐两拐耽误了不少的时间。虽落下了一点距离,但大鹅再度重新起动后,速度还是比人快。再加上张三手上还有东西,眼看就要追上,张三心想,再要东西自己就要吃亏。

霸王别姬

那年春天,来福爷爷从集上买来了几只兔子和两只小鹅。这些小家伙成了他孙子柱子的命根子。

柱子是根独苗,在家像个小皇帝似的。可对这些小家伙却温顺的要命。每天为他们拔来新鲜的青草,经常为它们梳理毛羽。有时菜园子刚下的菜,转眼间就不见了,原来柱子已喂了它们。平日最不爱干净的他,居然还经常打扫起了鹅圏和兔子窝。小家伙们在柱子的精心照料下,长势喜人。小兔子红红的眼睛,光亮亮的皮毛。两只小鹅更是出落得亭亭玉立。灰色的羽毛,长长的脖子,黄色的脚蹼和鹅冠,翅膀上还扎出了几根粗壮的雁翎。特别是那高傲的神态和雄赳赳的气度,煞是可爱。柱子还给它们起了名字,那只威武好胜的小公鹅叫“霸王”,温顺秀气的小母鹅叫“虞姬”。看着它们活泼可爱的样子,柱子眼里充满了喜悦。

转眼间,就到了冬天。小东西们长成了健壮的“小伙儿”和漂亮的“姑娘”。尤其是那对鹅,出双入对的形影不离,俨然一对恩爱的夫妻。

第二年的冬天,天气特别的寒冷。刚入腊月就下了一场雪。过小年的时候,一场大雪又接踵而至。纷纷扬扬的雪花整整飘了两天两夜,整个乡村都被银装裹着。农家这时大都无事可做,有的聚在一起打牌,有的围着炉火闲扯。

村后林子里一片静寂。鸟儿早不知都躲到哪儿去了,就连经常叽叽喳喳,无处不在的麻雀此时也销声匿迹了。雪地上能看到的只有几行像狗蹄子的动物足迹。这些足迹不知是什么野兽在耐不住寒冷和饥饿,跑出来打食留下的。这样的天气也真难为它们了、

雪停后的夜晚,村户人家都早早钻进了被窝。冷月的青辉洒在雪地上,原野像镀了一层银。乡村万籁俱寂,人们和家畜都进入了梦乡。

突然,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狗叫。接着周围的狗也跟着叫了起来。醒来的人都知道村里来了不速之客。可在这样的夜晚,有谁愿意从热被窝里爬起来呢。

来福爷爷是村里最勤快又最机警的人。老人平时觉就少,此时一听邻居家的狗叫,这边就起身下床。顺手在墙角抄起一把抓钩子,这时就听自家院子里有急剧的扑打声和“哇叽、哇叽”的惨叫声。来福爷爷心中纳闷儿,院子里不知来的是什么东西。心想,我倒要看个究竟,于是他悄悄地来到窗前,轻轻地推开窗扇。月光下只见两只鹅拼命地扑打着一只像狐狸子大小的动物,见多识广的来福爷爷马上意识到家里闯进只灵貉-当地草狼。这头半大不大的灵貉多半是奔着那几只兔子去的,却不幸碰上了能看家护院的鹅。

当初来福爷爷买鹅娃子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点。按庄户人家说,鹅能辟邪,还是看家护院的高手,家里养两只鹅比养只狗还有用。

据说,黄鼠狼最怕鹅。一来鹅对一切不速之客都毫不客气;二来黄鼠狼如果踩上了鹅粪,就会烂脚掌。要知道黄鼠狼是很珍惜自己脚掌的。

看起来来福爷爷当初买小兔时,又同时抓来两只小鹅,是事先就打算好的了。

这时只见那只叫霸王的公鹅,一边用嘴扭着灵貉的脖项,一边用两只有力的翅膀猛烈地抽打着身下的敌人。灵貉被抽打得晕头转向。虞姬也没闲着,它用嘴死死地扭着敌人的腿部,使劲地往后拽。灵貉哀嚎着,兽毛被撕扯得一撮一撮往下掉。突然它挣脱了公鹅脖项上的死扭,不顾一起地转过头来,张开大口向母鹅咬去。说时迟那时快,急红眼的公鹅,闪电般的再次叼住了敌人的脖项。强健的翅膀拼命地扑打着,让虞姬有幸逃过一劫。缓过劲的虞姬换了一个有利位置,猛地扭住了灵貉的腹部。又是一声惨叫划破了乡村的夜空,四周的狗叫得更欢了。

打斗大约进行了半个多时辰,鹅夫妇仍然不依不饶地追打着敌人。只是扑打的力量和速度降了下来。而敌人这边则遍体鳞伤,兽毛脱落一地。此时的灵貉眼里的凶光没有了,呲牙咧嘴的狠劲也不知跑到哪去了。不一会儿,便蜷曲着身体,埋着头趴在地上任鹅们凌辱。

来福爷爷觉得是时候了,于是他拎起抓钩子,打开草屋门,快步冲向当院。用钩背向灵貉的头部猛地砸去。只听“哇叽”一声,畜生两腿一蹬,抽搐了几下,便不动了。

第二天,早上起来,一家人起来扫雪,看到满地的兽毛,院子中间躺着一只野兽的尸体。再看两只大鹅,羽毛不整,身上还有斑斑血迹。虞姬走路一瘸一拐的,霸王的翅膀上有点轻伤。可它们的气度却还是那么轩昂。俨然一对得胜回朝的大将军。柱子顾不上问爷爷究竟发生了什么,心疼的为他的宠物一边擦洗着血迹,一边梳理着羽毛。

一只虽然不算太大的灵貉,让农家也着实过了个肥年,那时老百姓还不知要保护野生动物,更不知世界上还有个什么动物保护组织。如果搁在现在,相信来福爷爷一定会放走那只灵貉的。

自那以后,柱子更爱这两只大鹅了。家人也对“霸王”和“虞姬”刮目相看。两只大鹅成了村里的动物明星,甚至有人愿意出高价收购,一家人谁都不舍得。

后来刮起了一阵养羊风,村里流传着养羊能发洋财的说法。于是,来福爷爷就从集上买了几只小羊羔。又在屋后用石头垒起一个羊圈。周围楔上几根木桩,用铁丝拦紧。然后从山上割来一些蒺藜转圈插上,以防小羊跑出去。柱子把两只大鹅也放进了羊圈。每天柱子都要为它们薅来新鲜青草,有时大人干完农活,也经常从地里捎来一抱青草。总之鹅和小羊都饿不着。

小羊羔在柱子和两只大鹅的精心呵护下,长的很快。春天下的小羊羔,冬天的时候已长成个了。进入腊月后,农家已有人盘算着过年的事了。来福爷爷每天后半夜都要起来给羊添回干草,指望自家养的羊尽快的膘肥体壮,赶在过小年以前能卖个好价钱。

腊月二十的那天夜里,适逢月黑头加阴天,村子里显得出奇地静,下半夜的时候,后院又响起了“嘎、嘎、嘎”的鹅鸣和剧烈的扑打声。来福爷爷知道羊圈里又来了不速之客。连忙叫起柱子的爸爸抄起起家伙急忙来到后园。

这时候发现羊圈的门敞开着。爷俩进了羊圈,才知道这回来的不速之客不是动物,而是偷羊贼。贼的个子不算太高,最多也就一米六五,黑夜里看不清脸,只见虞姬用嘴拽着偷羊贼的裤脚往后挣。霸王则从正面对贼人发动了猛烈地进攻,他不断地用一对强健的翅膀,拼命地扇打。再看那贼掉了一只鞋,光着一只脚,只顾着“啊呀、啊呀”的抱头鼠窜,哪还能顾上去牵羊。柱子爸一个箭步冲上去,来福爷爷这时也上前助阵,爷俩共同制服了那贼人。这时两只鹅还死命地拽着偷羊贼的裤脚不愿松开。爷俩把贼人反剪着背,揪到光亮处。仔细一看,此贼不是别人,原来是村里有名的游手好闲,好吃懒做,人称二流子的张三。

这时天还没亮,再说了天亮了又能把张三怎么着。他成天不是偷了谁家的鸡,被人痛打一顿。就是摸了谁家的鸭,被人扭送到队里。反正他成天不是鼻青脸肿,就是头破脚拐。

一见是他,爷俩也无辙,只是训斥了他几句,柱子爸踢了他两脚,然后就撵他滚蛋了。

鹅们再次印证了它们看家护院的本领,也再次赢得了人们的青睐。一时间,村里许多人家都养起了鹅。按来福爷爷的说法,养鹅比养狗强。除了鹅能辟邪,能看家护院以外,鹅还能下蛋。柱子这两年没少吃鹅蛋,要不,小孩子里怎么就数他长得最壮实。另外,狗吃肉吃饭。鹅不沾荤腥,只吃草。狗看家不如鹅。小偷来了,只要给狗扔块骨头,就不要问了,准能被人偷个精光。鹅则任你扔什么大鱼大肉,它都不理不睬,绝不会因贪图蝇头小利而屈就失节。狗遇到狠的。打不过的就夹尾巴。鹅不论碰到什么情况,都始终昂着高傲的头。总之鹅已被全村老少所认可。一时间,养狗的人少了,养鹅的人多了。

这两只鹅已成了来福爷爷家中的两口人。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,“吃不饱,瓜菜代”而后瓜菜也不够了,人们就挖野菜,找一切可以果腹的东西吃。就那么困难,来福爷爷家始终不舍的将其卖掉,更不舍得杀吃。后来又要割什么“资本主义小尾巴”,来福爷爷一家将鹅藏着掖着。经常为它们提心吊胆。整天和村里干部捉迷藏,比做地下工作还困难。就那样,也没舍得吃掉卖掉。鹅与来福爷爷家结下了终身难以割舍的不解之缘。

不知不觉到了公元一九六七年。那场浩劫让平静的农村也没躲过。

县里有了造反派后,公社、大队也成立了造反组织。此时的张三摇身一变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。整天穿着不知从哪弄来的旧军装,戴着红袖箍,人五人六的在村里到处乱转。过去他是暗偷暗摸,小打小敲。现在则变成了明火执仗,强取豪夺,一时间,村里凡惩罚过他的人家,都相继遭了殃。

张三曾吃过来福爷爷家两只大鹅的亏,所以也对它们一直耿耿于怀。要不是他有点怕来福爷爷,恐怕鹅们早就惨遭毒手了。就是这样,也没挡住张三想算计它们的念头。

俗话说,贼心不死,夜长梦多,终于让张三瞅准个机会。那天有公社造反组织的头头要来检查工作,中午难免又得大喝大嚼一顿。张三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只小口径步枪,他趁着来福爷爷不在家,柱子还没放学,其他人都在园里忙活的空,溜到来福爷爷家。也合该母鹅虞姬倒霉,它这边刚离开丈夫,独自向院门前走去,那边就中了张三的埋伏。还没等母鹅来得及报警,张三就扣动了扳机,一声哀鸣,只见母鹅虞姬扑拉几下就倒下了。张三急忙拎起它,扭头就跑。

这时,霸王发现了妻子被人拎着在前面跑,不由地胸中怒火中烧。它快速追了出来,一面“嘎嘎”地叫着,一面以大雁霎那间从湖面掠起一样的速度飞奔着。

张三一手拎着鹅,一手拿着枪,没命的在前面逃,霸王在后拼命地追。这时对面过来一辆牛车,把本来就不算宽的乡间小道堵得满满的。张三早先已领教过霸王的厉害,又见他如此凶狠地紧追不舍,这回不想再吃二茬苦头。情急间,拐向了通往村中那条大河的小道上。霸王因飞奔的太急,在拐弯处一时没法停下来,冲过去老远,然后拐回来再向张三的逃走的方向急追,三拐两拐耽误了不少的时间。虽落下了一点距离,但大鹅再度重新起动后,速度还是比人快。再加上张三手上还有东西,眼看就要追上,张三心想,再要东西自己就要吃亏。连忙扔掉手中的鹅和枪,空手向河边逃去。此时的霸王完全疯狂了,一边向张三进攻,一边把张三逼到了河沿上。张三则一边后退,一边用两只胳膊抵挡着。尽管如此,他的脸上手上都还是被扭的青一块、紫一块的,许多地方还出了血。

张三的抵挡更加激怒了霸王,他看了一眼躺在不远处的妻子。

仇恨霎那间化作无比的愤怒。只见它扇打着两只矫健的翅膀,不顾一起地向张三发起了新一轮的进攻。接连几膀子扇的张三晕头转向。在被逼迫中,他脚下不稳,站在河沿上晃了几晃。这当口,说时迟那时快,霸王又不失时机地对他作了重重地最后一击,张三一个后仰翻滚进河里。

河水很深,张三手忙脚乱地在河里扑腾着。他本来水性就不好,只能狗刨式的扒弄几下。再加上河里的霸王那是水中的蛟龙,张三如何能够招架得了。不一会儿就被赶到了河中央。只见他手忙脚乱地刨了几下,连喊了两声救命,又跟着喝了几口水,最后终于力不胜支地沉了下去。

霸王胜利了。可是,以妻子的死为代价,这样的胜利无论如何也让它高兴不起来。他围着妻子的尸体打转转,先是用嘴无数次地拱着她,呼唤着她,可是不见她醒来。然后望着闻信赶来的家人无助地哀鸣着。妻子闭着眼,体温逐渐冷去。霸王似乎知道了妻子将永远地离开了他,眼睛慢慢地呆滞起来,继而趴在了妻子的身边。

妻子走了,可是和她一起的那些快乐时光却挥之不去。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童年,到出双入对恩恩爱爱的成年夫妇,霸王有着太多的记忆。晚上相依相偎地入睡,早上满怀喜悦地从梦中醒来。一起在晨曦里引吭高歌,一起在月光下翩翩起舞。池塘中留下了夫妇俩梳妆打扮的倩影,庭院前演绎过男欢女爱地追逐欢闹。更值得留恋的是夫妻在共同维护尊严,恪守职责的战斗中,建立起来的生死友谊……所有的一切竟然在顷刻之间全部烟消云散,这怎能不让霸王肝肠寸断痛彻心扉。恨天不公不作美,为什么老是让坏人得逞;为什么越是美好的东西越这么易碎;为什么最恩爱的夫妻却老好留下一个在世上孤苦伶仃。

万念俱灰的他紧挨着妻子,不停地用嘴梳理着妻子身上的羽毛。

来福爷爷唤他,他不理。柱子薅来青草给他,他连看都不看。刚才打斗时威风八面的霸王,这会儿不知哪去了。

来福爷爷说他那时真正地体会了一回什么叫“英雄气短,儿女情长”了。在场的人们无不为之感叹。

张三死了,霸王的结局还能有个好。那年月谁也保护不了它。公社来的那个头头强行从柱子怀里抢过心如死灰的霸王,并在大庭广众下,执行了对霸王的处决。

不过自始至终霸王都没低下它那高傲的头。